冬雨南橫

論壇註冊
標題版主--
訂閱上一篇下一篇
YS11145 31-07-200511:57 am#1



冬雨南橫

暖冬不雨,是今年台灣的現象。十二月下旬初來的一波冷氣團所帶來的冰雹、降雪及降雨,無不令人咋舌及興奮,但對抒解旱象並無多大的助益。不過這麼不穩定的天氣卻依然阻止不了我們上南橫的念頭。

  十二月二十一日清晨四時卅時許,高雄市仍是飄著雨絲,天候仍不樂觀;與瑤駕車接慧鳳一同由南二高支線經旗山至甲仙之後,天空微露藍光,稍稍減去我們的不安,莫不盼望鋒面快速過境而轉晴。進入南橫後,沿途驚起於道路兩旁覓食的虎鶇。自從八十七年的鶇科大發生後,這幾年過境的鶇科,除了赤腹鶇及藍磯鶇外,其他的鶇科就難得見到了;而上個月行經北橫至太平山的路上,沿途不時可見斑點鶇及白腹鶇,更有幸看到斑點鶇的另一亞種-「紅尾鶇」。

過了寶來之後,雨勢停歇,幾許山嵐鑲嵌於山腰間,宛如數條白龍般緩緩移動,真是美極了,突然間大家談及何謂「山嵐」,我則回答,大概介於雲與霧之間,不如雲高,不似霧廣闊,不知如此形容是否貼切。而群山經雨水洗滌變得清新、亮麗,尤其高山頂山的草原(抑或是箭竹原)更是美的令人讚嘆,以望遠鏡細看,一排杉木生長其間,彷彿如置身於歐美國家那般景色,誰能否認台灣山林之美。

  南橫的賞鳥模式,通常是在上山的路上,只要聽到鳥叫聲,我們必停下來觀看。在復興段附近,許久不見的粉紅鸚嘴及白腰文鳥組成覓食團體,調皮的白腰文鳥更以狼尾草玩盪起鞦韆;另外,由青背山雀、紅頭山雀及繡眼畫眉所組成的覓食團體在楓香樹枝間跳躍;瑤與我以「噓-、噓-、噓-、噓-」四聲口哨與不遠處的山紅頭相互呼應,好奇的山紅頭,禁不住我的呼喚現身與我約距一公尺而相對望;截至目前為止,我和瑤的口哨能使山紅頭、褐頭鷦鶯及煤山雀靠近,尤其是山紅頭更是屢試不爽;記得有一次在柴山,靜靜不動坐在木棧道上靠近一棵山棕,我同樣以口哨呼喚,結果山紅頭和我的距離只有二十公分,幾乎要躍上我的肩膀;然而每個人的口哨頻率音調不同,所能招引的鳥種就不太相同,像同行的慧鳳就很合煤山雀及我們暱稱「黑輪伯」的火冠戴菊鳥的頻率,各位鳥友不妨可以試試(招引的方法請參閱約瑟夫•柯內爾所著“傾聽自然”一書)。

  自樟山段附近,見到小卷尾、綠畫眉及一大群繡眼畫眉後,愈往上走天候愈差。我們在抵達天池後,見雨勢不斷及雲層太厚,遂決定回程至梅山口。在梅山口我們決定將原本預定在檜谷要吃的午餐先行烹煮,不料一切準備就緒雨勢突然增大,就這樣,我們三人在雨中共撐一把五十萬的雨傘享用午餐,真是瘋狂,但別有一番風味,只因我們熱愛南橫的美,對於我們來說是全台灣最美的橫貫公路,以及賞鳥、賞花、賞景的絕佳聖地,每年總遊個五至十次,甚至還要多回才過癮。

建議有興趣的鳥友可挑選在過境期非假日早早上山(清晨四點半由高雄市出發,約十點抵達啞口後折返),或前一天投宿在梅山青年活動中心或啞口山莊,一天下來聽到和看到的鳥種至少有五十種。試試看,或許你也會上癮的喔。

92.06.08
顯示 1 個結果,以上為 1 - 1
1

本討論區的文章 ( 包括轉貼文章 ) 僅代表作者本人或原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對站上會員文章留言之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世界美國 
前頁
觀看歷史您沒有任何瀏覽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