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 南開工專 電子科 甲班 余孝貞 ~

論壇註冊
標題版主--
訂閱上一篇下一篇
wayne_ch 02-04-200908:38 am#1



其實我不是很喜歡上學的,所以從小到大也沒拿過任何一個學期的全勤獎,到了讀5專的時候這種情況更是嚴重,專1的時候摩托車只要騎到停車場,就會發現已經有自己班上的同學在學校的停車場閒聊,因為第一節課已經過了一半了,大家索性就不進去了,專2的時候則是在停車場會合一下就一起出去悠閒的吃早餐,進到教室時都已經是第3節課了,專3以後則是車子直接就停在撞球場外,打完幾場球,也該回家了...上學!?嗯...明天再說吧。

也因為這樣所以幾乎沒看過"歐趴"長什麼樣子,那陣子最討厭的事情就是看到有人在msn的狀態上炫耀自己"歐趴",而當時我的msn狀態大多數都是"教授,不要這樣啦"或是"老師,大家都是南開的一份子阿"也有這種"我發誓下學期一定要好好念書"之類的。曾經有一位每次都"歐趴"跟他借個筆記又很龜毛的同學曾經問我,既然這麼討厭上學,幹麻還來學校?余豈願意哉,余不得已也,他們永遠都不會明白來學校當然是為了看學妹阿!!如果學妹出沒的地點是在校外那就真的失去來學校的最後一絲動力了。

話說專2的那一年,電子科的1年級甲班有一位很正的學妹,她們班的教室就在我們班(電機2丁)隔壁,從那時候起,我都會搶靠窗的位子坐,每天看著她經過就是那時候上學最快樂的事,就這樣看了一年終於知道了她的名字-余孝貞,該怎麼形容她呢?長長的頭髮剛好垂過了肩膀,額前會有一絡服貼的瀏海,大大的眼睛在不笑的時候看起來會有點兇,身高大約160,穿裙子的時候可以看到一雙很漂亮的小腿,常穿一件粉紅色長袖的外搭針織線衫,整個人完全散發出一種 前•當代女子大學生 的氣息,對於當時的我來說就是完全沒有任何抵抗力的那一類型,如果她是一種病毒,對我而言就是會致命猝死的那一種,如果她是一副牌型就會是同花順,而且是帶著黑桃A士的那一組,如果她是某人的女朋友,那個某人就很有可能每天會被拖去廁所打,所以,我想從某種角度來說我應該算是很幸運的人,因為我從來沒有被拖去廁所打過,也沒有得過會猝死的病,打牌從沒拿過同花大順,一直到我畢業,就只有跟她說過一次話,我說:學妹,妳的筆記本掉了。她回過頭跟我說:學長,謝謝。僅僅也只有4個字。

現在回想起來就會覺得自己當時很純情沒種,如果當時我夠勇敢去約她看電影,她會答應嗎?如果我告訴她那首登在鑑心文學的詩是為了她寫的,她會不會有一點點感動?當然這些問題的答案我永遠不會知道了,就像我偶而想起這間學校時,根本不會去記得電路學上的電阻與電容的那個公式,但是我卻會想起她的模樣,走過我的窗前,讓這段青澀的歲月從此有個美麗身影穿梭在我的記憶裡......。
wayne_ch 18-07-201005:52 pm#2



頂~

顯示 2 個結果,以上為 1 - 2
1

本討論區的文章 ( 包括轉貼文章 ) 僅代表作者本人或原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對站上會員文章留言之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世界美國 
前頁
觀看歷史您沒有任何瀏覽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