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面淑女1/8言情小說 不知道可以張貼ㄇ?

論壇註冊
標題版主
訂閱上一篇下一篇
搗蛋章魚 01-01-200612:34 am#1



日本東京市郊幽靜的療養院內庭院深深,有著日式回廊、寬廣的庭院以及小橋流水。這是一間頗具盛名的療養院,每位病人都有著專人照顧,精致的居住環境以及生活品質,不是普通人住得起的。然而,莫野堤在這里一住就是一個多月,理所當然的吃飽喝足,享受悠閒的假期,用著老板唐霸宇給的金卡,刷得臉不枉气不喘。想他的主子唐霸宇,是台灣商界的傳奇人物,“太偉集團”的總裁,而他多年來為了唐家做牛做馬,身為總管卻每天被唐霸宇吼、被唐霸字的女儿唐心欺負,總該得到一些回饋吧!因此,趁著這次的長假,他努力地想撈回本,在這間貴得嚇死人的療養院里,享受被人服侍的快感。當然,莫野堤來到日本,有著其他的目的。絹料的和服,因為穿著者的迅速行動,布料發出窸窣的摩擦聲。臉龐圓胖的中年婦女穿過門廊,還不時回頭觀望走廊盡頭,穿著連趾襪的腳差點絆倒。 她推開了糊著白紙的紙門,焦急地壓低聲音喊道:“快點准備,莫安嫻她來了。”房內穿著浴衣,原本趴在窩邊的莫野堤連忙轉過身來,一點也不浪費時間地滑進舖好的被褥里,匆忙之間還記得把手里的望遠鏡收起來。他深吸一口气,調整好臉上的表情,調适好情緒。然后,莫野堤開始發出要死不活的呻吟。紙門再度被拉開,一個修長的身影站在門前。莫安嫻漆黑的長發被綁成馬尾,整張清秀而帶著英气的臉龐顯露無疑,細長的眉毛下是一雙澄淨無波的杏眼,眼睛沉靜而冷漠,像是能夠看穿一切。在藏青色西裝之下的身軀有些單薄,那雙握著帽子的手則是細致得怪异。棉被里的老人偷瞄一眼,這一次發出的呻吟是貨實价實的。“你又穿成這樣,存心讓我死不瞑目是不是?”莫安嫻清秀的臉龐涌現笑容,卻短暫得像是曇花一現,修長的身軀正經地盤坐著,順手把帽子交給穿和服的中年婦人。“學校里剛好有測驗。”沙啞的聲音像是嗓子曾經受過傷。中年婦人好奇地抬頭看了一眼,偷窺端坐的莫安嫻。“我不管你學校有什么鬼測驗,下次要是再穿成這樣不男不女,就不要給我踏進這間房子里。”莫野堤臭著一張臉,賭气地轉過身去,把棉被拉緊。莫安嫻細長的眉毛蹙緊,有些莫可奈何。“生病的人總會有些小孩子心性,還是順著他一點。”中年婦女低聲道,然后体貼地告辭,將這房間留給兩人。她彎腰退出房間,卻舍不得馬上离去,靠著白絹糊成的紙門,順從好奇心附耳竊听。莫安嫻歎了口气,終于將馬尾上的皮繩解下,披散長發。“學校里的要求,我必須一再的練習。”這一次聲音竟然改變了,悠揚的女聲清脆悅耳。莫安嫻只是打扮成男裝,實際上卻是個芳齡二十出頭的女子。
莫野堤再度轉過頭來,一臉的悲憤。“我就不贊成你去念那什么戲劇學校,還挑了個反串組來念,一個漂亮的女孩子家偏要扮成大男人,這成什么体統?我不要唯一的女儿扮成男的,我要我的女儿漂漂亮亮、乖乖順順,然后挑個仔男人嫁了,給我生几個外孫!”安嫻清秀的臉龐上,原本的冷漠有些軟化,此刻的她看上去是一個道地的年輕女郎,這樣的打扮只是讓她顯得剛柔并濟,像是日本現在流行的中性麗人。“你知道我想要踏上‘寶冢’的舞台。”她清晰地說,細白的指頭拂過發梢。“我不答應,要我讓你去女扮男裝的化大濃妝,演那种歌仔戲,不如先要我自行了斷去跳樓!”老人喊叫著,瞪著女儿。“是舞台劇。”她已經懶得再解釋了。父親其實也喜歡看歌仔戲,也對戲劇有偏愛。她心里清楚,父親反對的只是她全心投入于表演工作,忘怀了身為一個女人應該追求的東西。“安嫻,你這樣是不行的,一個女孩子家再怎么也當不成男人,你這种打扮只會讓人誤解你是人妖或是同性戀。”老人緊張地看一眼女儿,不放心地又問了一句:“你不是吧?”莫安嫻啼笑皆非,只能搖搖頭。“去辦理休學,我不要你繼續讀下去。”老人乘胜追擊,從棉被里伸出手來,發現望遠鏡差點露出棉被,他連忙將棉被再往前移去,覆蓋住望遠鏡。在台灣做總管時,已經太習慣了偷听与偷窺這檔子里,這習慣到了日本還是改不了;若不是為了寶貝女儿的終身大事,他才舍不得拋下在唐家偷窺的樂趣。“辦不到。”莫安嫻毫不考慮。莫野堤看著女儿半晌,在女儿的臉上看見妻子的輪廓,全身發涼地想起多年前死去的妻子有多么固執……他扁扁嘴,終于決定祭出最后的武器。老人翻過身,把臉蒙在棉被里放聲大哭。“老天爺,我是造了什么孽啊!只生了個寶貝女儿,她卻喜歡女扮男裝,穿著西裝四處晃……”他干嚎著,聲音刺耳難听,嚇得庭院水池里的鯉魚迅速潛進水池深處。“爸,不要這樣。”莫安嫻歎气,伸手搖搖棉被里抖動的身軀。莫野堤毫不放松地繼續作戰。“老伴啊!你來看看,我們的孩子竟然變成這樣了,我對不起你,竟然把孩子教成這個模樣,這叫我怎么有臉去見你?”“爸。”莫安嫻對著天花板翻翻白眼,咬著下唇不知所措。她的父母是异國情鴛,父親在台灣是“太偉集團”總裁的管家,而母親田中陽子則是日本鄉下的純朴女孩,在去台灣旅行途中遇見莫野堤,兩人相識相戀,終于結為連理,婚后定居在台灣台北。而后田中陽子為了孩子的教育問題,在生安嫻時決定移居日本,讓孩子接受日本的教育。莫野堤因為工作的關系,成了道地的空中飛人,台灣東京兩地跑,只為了看看親愛的妻女一面。几年前妻子因病去世,而他在深思熟慮之后決定使出手段。他在這間京都附近的私人療養院訂了房,打點好內外的人員,裝成病重的模樣,想要騙過安嫻。對于莫安嫻這個美麗卻特立獨行的女儿,他有個詳盡的計划。“你就不能听我一次嗎?我知道自己陪你不夠多,老是待在台灣,但是我也盡力了,身為管家是沒有什么假期的,偏偏老板人又刻薄,連小姐都欺負我這個老人家,你不知道,他們那一家人的心腸有多坏。”莫野堤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說著,暗地里則在心里佩服自己的戲劇天分。唐家的人要是听見他的哭訴,大概會气得口吐白沫。“爸,我沒有怪過你。”莫安嫻拍拍父親的背。“還說沒有?你每次來探病都穿著西裝,像是存心要气死我,讓我早點下黃泉去跟你媽媽團聚。”莫野堤一張臉脹得通紅,看起來像是喘不過气來,實際上卻是在努力忍住笑。“那是我的希望,我不會放棄的。”莫安嫻放軟聲調,努力想說服父親。“您不要擔心,那些只是演戲,下了戲之后我還是個正常的女人,不會惹來麻煩的。”“我才不相信。”莫野堤說著,臉繼續埋在棉被里,拒絕女儿的探望。“你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會變成變態的,然后就會穿著大衣到公園里亂晃,看見落單的女人就沖上去……”他愈說愈高興,突然間發現自己已經在胡言亂語,他頓了一下,拉開棉被,從縫隙中看著臉色古怪的女儿“你要怎么樣才肯答應?”莫安嫻深吸一口气,無可奈何地問,終于在父親的眼淚攻勢下投降。變魔術似的,莫野堤停止哽咽、順手抹抹臉,把上面的眼淚鼻涕都抹在棉被上,振作精神看著莫安嫻。“我也不專制,免得別人說我是個不通情理的頑固老頭子。這樣吧!我們來賭一把,輸的那方就把嘴給閉起來,一個屁都不許再放。”“我不會賭博。”“不是賭博,是賭事情。你可以打扮成男人,回到台灣去,到我所認識的一間征信社里上班,跟我所指定的男人相處三個月,只要三個月之內他沒有發現你是女人,這樣我就承認你學藝專精,是個戲劇奇才,從此放手讓你自由地往戲劇發展。”莫野提要費盡力气才能克制不露出笑容。“要是我被發現呢?”安嫻看著父親僵硬的表情,心中有种不祥的預感,卻又無法看出父親葫蘆里賣著什么藥。“那么就乖乖地放棄人妖秀,回來當個正常的女人,幫我找個女婿,生几個小蘿卜頭讓我含飴弄孫。”莫野堤看著女儿,眼睛里閃動著詭計的光芒。莫安嫻低頭想了一會儿,知道要是不答應,就必須長久跟父親爭吵下去,一再重复被父親用眼淚威脅的荒唐日子。心地善良的她還牽挂著父親的健康,而她不知道,她父親就是看准了她這一點,吃得她死死的,張開陷阱等著她往里面跳。“你答不答應?”莫野堤偷看著女儿,几乎已經能想像她穿著白紗禮服的模樣。他實在佩服自己的腦子,縱然安嫻有几分演技,但是在那個男人面前,鐵定不到几天的時間就被拆穿。那男人,雖然浪蕩不羈,全身上下沒一根善良的骨頭,但是眼光可不差,沒有任何細微能夠逃過那雙銳利的黑眸。莫野堤只顧著打如意算盤,完全忘了古有明訓:偷雞不著,可是容易連米都賠上的;將女儿送到那男人身邊,几乎等于將小紅帽推進大野狼的巢穴。安嫻歎了口气,杏眼里依舊沒有什么波動。“我答應就是。”連靠在紙門外偷听的中年婦女都忍不住露出微笑,咬著袖子上的絹料,她掩著嘴离開了這間屋子。莫安嫻沒有想到,她所答應下來的,是事關一生的賭約。
台灣台北整個城市的空气讓她有窒息的感覺,飛揚的塵土再加上各种廢气,令人無法呼吸,莫安嫻一路上都用白絹蒙著口鼻。直到下了飛机,到達父親在市區的房子,她一邊打點行李,一邊還在怀疑這樣答應父親的賭約到底是對或不對?安嫻在父親的住所里挑了間臥房,獨自扛起兩大箱的衣服進屋,多年來的獨居,讓她已經習慣不倚賴任何人。住處十分整洁,但看來像是不常有人居住,莫野堤几乎部是住在唐家里。父親的老板唐霸宇有著惊人財富,給予管家的薪水十分可觀,因此父親在台北市郊有一處寬廣的宅院。行李箱被打開,男裝与女裝分開擺放,她拿出化妝包里的瓶瓶罐罐,還有离開東京前,特地由戲劇學院的同學陪著去挑選的高級假發。假發是短發設計,雖然即使綁上馬尾的發型,別人都未必能看出她是女人。但是安嫻不想冒險,她只想祈求這三個月風平浪靜地過去,屆時就能再回到戲劇學院里,繼續她的夢想。她在穿衣鏡前改變裝扮,花了比平時上舞台或是接受教授們測驗更多的時間与精神,仔細地改變自己的模樣。長發用發网套好,固定在頭上,按著套上精致的短發,胸部當然是用布條壓平壓實,然后穿上寬松的襯衫与牛仔褲,霎時鏡中出現一個清秀的年輕男孩。安嫻對著鏡子里的自己扮個鬼臉,再拿過一條領巾,在頸部隨意打了個結,看上去活潑時髦,其實是想要掩飾沒喉結的破綻。才剛打點好,突然一陣門鈴聲響起,莫安嫻嚇了一跳,匆忙把女性的衣物等等全都收起來,化妝品更是被一手掃進抽屜中。門鈴聲響得更急了,她杏眼一翻,不懂是對方的手抽筋,還是這里的門鈴坏了,竟然響了半分鐘也沒有要停的意思。她往門口跑去,忍住想要掩耳的沖動,跑步時還踢著地上來不及台上的行李箱,疼得她倒抽一口气。“有什么事情需要這么緊急嗎?這里的人不是聾子,麻煩你別讓門鈴繼續響下去了。”她說道,還記得要換成男孩低沉沙啞的聲音,伸手把鋁門拉開。一個年約三十的男人站在門口,手指仍舊按著門鈴,看見安嫻來應門,也沒有松手的意思,男人俯視著安嫻,听到“他”問話時,一道濃眉微微向上一揚,慵懶而傲然的態度。“閣下是哪位?”安嫻不快地問道。他的眉毛揚得更高了,眼光里多了几分觀察的意味,緩慢地游走在安嫻的身上,似乎對“他”嬌小的身材很不以為然。“你是私闖民宅嗎?”慵懶的聲音,不同于莫安嫻刻意裝出來的低沉沙啞,他的聲音醇厚得像是上好的清酒,有著無限的后勁。這樣的嗓音要是說起情話來,會議女人們听了醺然陶醉。“當然不是,這里是我父親的房子。”安嫻不耐煩地搖頭,當對方是無聊的醉漢,正打算賞他一記閉門羹當午餐。“不是私闖民宅,那么就是重回祖國的那位了。還有,不要磯哩咕嚕的,我听不懂‘你’在說什么。”他的嘴角諷刺地彎起,讓安嫻聯想到母親床邊故事里的浪人。不過說真的,眼前這個突然出現的男人還真有几分浪人的神態,長得瀟洒不羈,慵懶的神態中散發出危險的魅力,挺直的鼻梁下,若有似無的笑容浮現在嘴角,頭上的黑發有點凌亂,一綹調皮的劉海垂落在那雙深沉、若有所思的黑眸前。男人嘴角的笑容更深了,他終于放開按在門鈴上的手指,任由那個門鈴因為通電過久而燒坏,宣告壽終正寢。“小倭寇,看夠沒有?”他問道。安嫻連忙收回眼光,逼著眼睛別亂瞟、別只是在對方高大的身軀上打轉。“你到底是誰?”她用中文問道。直到他提醒時,莫安嫻才想到自己一直是用日文在跟他對話。日本待得久了,母親雖然堅持她學習中文,在中文方面的造詣還算尚可,讀寫都不是問題,但是國語就差了些,一時片刻還是不太能將兩种語言轉換過來,總要在腦中先用日文思考,按著才用中文說出口。她想,自己大概還要等上一些日子才能适應。安嫻衷心期望,這种日子千万別過得太久。在日文方面,男女的文法及用詞不同,很容易分出男女,但是中文就沒有這种分野,她扮演起男孩,必須更加小心謹慎。“啊,原來‘你’也會說中文,我還以為必須多化一筆錢去請個翻譯,或是跟‘你’玩玩比手划腳。”男人走入屋子,不將“他”的反抗看在眼中,逕自坐在沙發上。安嫻細長的眉緊蹙,心中不祥的預感更濃了。“閣下究竟是……”他大手一揮,制止“他”的問題。“我不是什么閣下,我是杜丰臣,目前開了一間征信社混口飯吃,莫老爹要我這段時間好好照顧‘你’。”他愉快地宣布,高大的身軀整個沈進市面沙發中。不!不會是這樣,不要是這個男人,這個男人太危險也太不可測!她老爸不會這么殘忍的!她的內心在吶喊,但表面上卻只能裝出呆滯的笑容。光是看進那雙黑眸,莫安嫻就快要發抖了,何況是要在他眼光下扮演男人長達三個月,她不确定是否能做得到。老爸可真的是一點父女情分都不顧,竟然丟給她這么一個難題!難怪老爸會自信滿滿地許諾,只要她安然瞞過對方三個月,她就能重回戲劇的怀抱,老爸是算准了,她能安然過關的机會微乎其微。“怎么一听見由我照顧‘你’,馬上就臉色蒼白?難不成怕我會欺負‘你’?”他仍舊看著眼前這個矮小的男孩,修長的手指敲著沙發的椅背。“放心吧,我還欠莫老爹不少人情,替他照顧‘你’是理所當然的。”安嫻把門關上,回到客廳,打量了几下后決定在一張小板凳上坐下。屋子一個多用沒有人居住,她又剛回到台灣,還沒有時間可以打理。“我習慣獨處,不想麻煩其他人。”她看看空蕩蕩的桌面,想起剛才放進廚房的綠茶末,旋即站起身來去沖了兩杯熱茶回來。“多謝,但是我對即溶綠茶沒興趣。”他無禮地說,露出的迷人微笑又讓人無法責怪。“即溶綠茶?”她不解地皺眉,唇滑過溫熱的陶杯。杯子与茶末都是從東京帶來的,只有水不同了,嘗起來就是有些不同。“咖啡豆磨成粉,沖調出來的是即溶咖啡;綠茶葉磨成了粉,沖調出來的不是即溶綠茶嗎?”他啜飲一口,還是不習慣那澀口的味道。安嫻輕哼了一聲,臉上沒有表現出自己的不滿,只當杜丰臣是門外漢的嚷嚷,不值得入耳。“我在辦公室里等了一早上,還以為‘你’會知道要打電話來,要我去机場接机,結果在辦公室里等得都快長蜘蛛网了,還是沒接到‘你’的電話;反倒是這里的管理員通知找,說有人拿著鑰匙,自己開屋進來了。”杜丰臣說著,將手撐住方正的下顎,目光如炬地繼續看著安嫻。“我習慣自己來,不想打扰你,原本想明天再去辦公室向你報到。”她在他的視線下有些僵硬,多年的舞台經驗讓她不至于顫抖。“‘你’父親打越洋電話來,要我好好照顧‘你’,‘你’可不要讓我失職了。”杜丰臣的視線還在“他”身上游走,像是在思索著什么。“我還有照顧自己的能力。”她用喝茶的動作掩飾有些發抖的手,陶杯里的茶末在跳動,像是她激烈鼓動的心髒。他輕笑几聲,話鋒一轉,沒有給“他”任何喘息的机會。“我听管理員說,拿著鑰匙,扛著行李進屋來的是一個年輕女人。”滾燙的綠茶几乎燙傷了她的唇舌,讓安嫻疼得眼中涌進淚水,她猛眨几下眼睛,想把眼眶里的淚水眨掉。“那是我的女朋友。”她硬著頭皮說謊,在心里暗罵自己沒有想到要一踏上台灣就換成男裝。但是誰又料得到,杜丰臣的眼線會如此之多,連管理員都會把這里的動靜告訴他?杜丰臣猛搖頭,黑眸里很是不以為然。“久聞日本的大男人主義嚴重,但‘你’年紀小小怎么也沾上這种惡習?”他探頭往室內尋找。“‘你’女朋友人呢?”“赶飛机回日本去了。”她流利地說謊,把手中的陶杯放下,卻因力道過猛,綠茶濺出許多,在桌上形成瑰麗的圖案。“‘你’這种惡習太嚴重了,非改不可,留在台灣這段期間讓大哥我好好的幫‘你’上一課。”他義不容辭地攬下改造大業。安嫻只是冷笑几聲,沒有回答。怎么老爸沒有告訴她,原來合伙人竟是一個跋扈到連別人說什么都听不進去的人,才剛見面,就忙著想要對她進行思想重塑。“還不用麻煩,我的惡習不勞閣下的費心。”“不要見外,我跟‘你’老爸是好朋友,照顧‘你’是義無反顧的事情。‘你’現在還太嫩,等過几年,身子長得高些、結實些,‘你’那張臉會讓女人們瘋狂的,那些女人會像是見到蜜的蒼蠅,在‘你’身邊猛打轉。”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手,男性的手掌在轉眼間扣住安嫻的下巴,仔細地打量“他”的臉。“不過話說回來,‘你’長得比我想像中還要幼齒,听‘你’老爸的介紹,我本來還以為‘你’會更高壯些;莫非日本的食物不夠發育中的少年吃,造成‘你’發育不良的悲劇?”她拍開他的手,讓自己臉龐脫离杜丰臣的掌握,被指節捏過的臉頰還有些疼痛。“我只是發育得比較慢些。”“沒關系,在台灣有的是好吃的、有的是補藥,別擔心會長不高,在這里待上一段時間,我包管等到‘你’回日本時,‘你’會高壯到達‘你’老爸都會不認得‘你’。”杜丰臣看著那副在襯衫下單薄得像是風一吹就會垮倒的骨架,自信滿滿地說道。初見到這個男孩,他還真有些吃惊,听莫野堤所形容的,杜丰臣還以為要來台灣幫忙征信社事宜的是個聰明強硬的小男人;但是見到這個矮小的少年,他從那張臉上探詢莫野堤所說的強硬作風,卻只有見到那雙眼睛里的固執。清秀的臉龐上,那雙眼睛漂亮得讓人印象深刻,有著脂粉的味儿,像是還沒有徹底轉變成為男人,僅只是個男孩。“不勞費心。”安嫻往后退丟,在心里罵臭了杜丰臣的祖宗十八代。壯到連老爸都不認得她?開玩笑,發福可是演員的大忌,她還要為了以后的演員生命著想。“‘你’到底几歲?怎么整身骨架像是沒長肉?”他站起身來,龐大的身軀在公寓里造成威脅。莫安嫻垂下睫毛,遮掩眼睜里算計的光彩。“十七歲。”她吞吞吐吐地說,腦海里警鈴大響。太危險了,欺騙這個男人,無疑是一件太過冒險的事情,她的直覺在警告自己,要是還想保全性命,就必須馬上以最快的速度逃開。“十七?那‘你’真的是發育不良了。”杜丰臣說道,接著皺起濃眉,漆黑如子夜星空的眼睜眯起。“‘你’比我想像中小了很多,不論是身材或是年齡上都是如此,听‘你’老爸提到‘你’的一些事跡言行,我都以為是一個成年人。”莫安嫻只是擠出一個微笑,逼著自己別往房間里退。他的身軀帶給她太多的威脅,緩慢逼近的气氛讓她快要透不過气來,感覺上就像是在教授的注視中,而她身處舞台的聚光燈下,卻在最重要的一場戲忘了詞,緊張到動彈不得。“大概‘你’是那种思想上比較早熟的人。”杜丰臣自言自語著,再度露出微笑。“打量夠了嗎?今天忙得太久了,我又坐不慣飛机,所以很疲憊,要是沒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要去休息了。”她急著逃開那雙眼睛,沖動地想要回到鏡子前,察看是否已經在那雙深沉的黑眸下穿幫。“休息?大白天的休息什么?又不是姑娘家。小倭寇,把精神提一提,大哥給‘你’洗洗塵去。”說完,杜丰臣便單手拎起安嫻的衣領,罔顧她的奮力掙扎,像是拎著一只极為馴服的野生小動物,邁開优雅慵懶的腳步往門口走去,再度吃惊于莫安嫻輕得像一根羽毛。“小矮寇,還沒請教‘你’的大名。”他不當一回事地打開公寓大門。“莫安嫻。”她咬牙切齒地說,人被提在半空中,四肢只能無助地晃著。“知道怎么寫嗎?還是要我順便教教‘你’,自己的中文名字要怎么寫。”“賢德的賢。”安嫻考慮几秒之后,才謹慎地說出口。在說出這句話時,她也正好被杜丰臣像一袋行李似地丟進車子里。拋去了女人的身分,她也就沒了讓人怜香惜玉的特權。杜丰臣也鑽進車子,在寬敞的駕駛座上伸展手腳,轉過頭來對“他”微笑。“很好,小倭寇,接下來的日子希望我們能夠好好相處,‘你’只要記得,在征信社里老板是我,凡事听我的,這樣大家都會相處得很好。”他跋扈地說。安嫻還沒來得及回答,車子已經以高速沖出,奔馳在台北的紛亂交通中,她整個人往后重重地靠上皮椅。原先的抗議霎時全都被吞回肚子里,她現在只能努力回想,自己在交通意外的那份保單上,填的受益人到底是誰?
顯示 1 個結果,以上為 1 - 1
1

本討論區的文章 ( 包括轉貼文章 ) 僅代表作者本人或原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對站上會員文章留言之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世界美國 
前頁
觀看歷史您沒有任何瀏覽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