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面淑女2/8言情小說 不知道可以張貼ㄇ?

論壇註冊
標題版主
訂閱上一篇下一篇
搗蛋章魚 01-01-200612:50 am#1



  “杜氏征信社”坐落在台北東區,一個老舊的大樓里,大樓之外招牌林立,各种燈紅酒綠的招牌吸引去太多的視線,征信社小小的招牌是很容易被忽視的。 莫安嫻差點無法爬出公寓大門,上班的第一天就頂著蒼白的臉,修長的身軀晃晃悠悠的,像是一縷無依的幽魂。天殺的社丰臣!她還能有意志力來上班,完全是靠著咒罵他來支撐的,想到能夠到征信社去,親自拿武士刀砍他,那种甜美的复仇想像讓她逼著自己來上班。 她來台灣的第一個夜晚,是趴在馬桶邊度過的,被逼著吞下肚的大量食物在她胃里翻攪,令她因為飲食不習慣而不停地嘔吐。 她一邊跨進大樓的電梯,一邊看著其他人匆匆走向樓梯間,莫安嫻很疑惑為什么別人情愿走樓梯?她帶著疑問把電梯門關上。半分鐘之后,她帶著一顆几乎停擺的心髒,還有滿頭的冷汗找到答案。 電梯搖晃得太厲害,跟神戶大地震有得拚,能夠鍛煉搭乘著的心髒。她不敢相信會有這种電梯存在,在日本,這樣的建筑物早已被建設省划為危樓,就算不被政府拆毀,也會被頻繁的地震自然淘汰。 她走進“杜氏征信社”,臉龐比上過粉更加蒼白。 狹小的空間里擠了几張桌子,飲水机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響,陽光透過蒙灰的百葉窗,照射在一株万年青的尸体上。一個年輕的女孩握著電話,拿著筆的手一面在半空中揮動,聊得很起勁。 而那個殺千刀的男人則是斜趴在大皮椅上,修長的腿則在腳踝處交疊、輕松慵懶地放在桌上,手里拿著花生米有一下沒一下地拋著,眼睛盯著電視上的足球轉播賽。 “台灣的彈簧床比榻榻米好睡吧?”他眼睛還是看著螢幕,分神丟給“安賢”一把花生米。 她沒有去接,逕自找了張還算干淨的桌椅,坐了下來,繃著臉開始整理垃圾山似的桌面。 “喂,小倭寇,怎么一大早就臭著一張臉,像是有人欠‘你’几百万似的。”他抬起長腿,踢踢“安賢”的手臂。 “是有人欠我好几刀。”她語气不善地回頭,渴望用眼神殺死這個罪魁禍首。 他終于把視線轉到“他”身上,打量著“他”蒼白的臉龐,几秒鐘之后露出那個招牌的慵懶笑容,還不怕死地在笑容里加進一些嘲弄与諷刺。 “火气這么大,難道是昨晚的那頓洗塵宴‘你’吃得不夠痛快?” “我吐出來的比我消化得更多。”她啐道。 “太可惜,暴殄天物是會被雷劈的。”他笑得事不關己。 昨天下午他硬是帶她去了一間髒兮兮的餐廳,每個餐桌上都擺著烏黑的、臉盆般大小的鐵鍋,每口鍋下都燃燒著旺盛的火。杜丰臣大概是常客,在高棚滿座的餐廳里,店主硬是清出一桌來,熱絡地請兩人上坐。 板凳還沒坐熱,一盤盤的生肉片、牛肚還有一堆叫不出名稱來的生食就往桌上端。莫安嫻原本還以為東西就這樣食用,生牛肉挾到嘴邊,卻被杜丰臣譏笑為蠻夷倭寇。 他慎重其事地把肉片放進湯鍋里,泡了几下,趁那牛肉熟而未老時塞進嘴里,然后一臉陶醉地閉起眼睛几秒,接著開始大肆攻擊,完全不將她看在眼里。 她僵硬了几秒,只能瞪著鐵鍋里滾動翻騰的湯汁。湯汁不知道加了什么材料,鮮紅艷麗,上面還浮著一層油脂,正散發著強烈的香气。安嫻小心翼翼地學著他,將肉片在湯鍋里抖動几下,撈起后放進嘴里轟! 她腦子里像是突然間被投下一顆原子彈,許多腦細胞爭相喊著逃命,淚眼蒙矓間像是還看見發黑的眼前,浮現蕈狀的云朵。 無法形容的熱辣席卷她的味覺,破坏了她習慣清淡口味的味蕾,只吃了一口,她就猛烈地咳嗽,恨不得將那一小塊牛肉挖出食道,安嫻咳得几乎蹲到桌子下去。 杜丰臣只是挑起濃眉,繼續悠然自得的吃著嫣紅的肉片,還順便將一大盤烏黑的、像是凝結血塊的東西倒進湯鍋,津津有味地拿調羹攪動那鍋鮮紅的熱湯。 “那是什么湯?”她好不容易止住咳嗽,淚眼模糊地問。 “麻辣湯,加了花椒、辣椒、胡椒等等,反正夠辣、夠勁的都在這一鍋里了。”他拿起一塊冒著煙的肉塊,關怀地放進“他”碗里。 “你要謀殺我!”安嫻指控著。 “用麻辣鍋謀殺‘你’?未免太浪費了吧?台灣人還沒有闊气到那种程度。快些吃,這些東西涼了就不好入口了。” 她以看妖魔鬼怪的眼神瞪著那鍋湯,開始思索明早第一班飛回日本的飛机,究竟是几點開始划位的。 “放我回去。”她喃喃地說,想要拔腿逃走。 杜丰臣輕而易舉的抓住“他”的衣領,把“他”拉回椅子上坐好,又舀了一杓的食物進“他”的碗里,還雪上加霜地、挑釁似地淋上熱辣的湯汁。 “這樣就怕了嗎?‘你’的膽子跟‘你’的身材一樣,都還沒有發育?”他譏笑著,存心試探這個男孩的勇气有多少。 安嫻神色一凜,看了他一眼。對于別人丟下的戰書,她從來沒有拒絕過;她莫安嫻別的沒有,就是膽識過人,面對這樣的挑戰,她怎么能像縮頭烏龜般地逃走? 她強迫自己坐下來,略過那燙得嫣紅的肉片,她挾起一塊方才看見他倒進湯鍋里烏黑的一塊凍体,冒煙的凍体在她筷子上抖動。她深吸一口气,凝聚畢生的勇气,然后硬著頭皮一口咬下。 “那塊是鴨血,知道嗎?鴨子的血凝結成塊,味道不錯吧?”他嘲弄地問,看“他”會有什么反應? 安嫻打定主意不讓他看笑話,硬是吞下那塊熱燙的鴨血,好在辣味已經掩蓋了腥味,不然她恐怕會吐出來。 “繼續用嗎?”他用眼神挑釁“他”,心里有几分佩服這個男孩的骨气。 “那還用說。”安嫻以超人的膽識說道,舉起几乎要發抖的筷子,撈起湯鍋里的肉塊,放進已經沒有味覺的口里。 兩個人就這樣子,毫不相讓地在短時間內解決了四人份的麻辣鍋。回公寓時,莫安嫻几乎是直沖向浴室的。 現在她恨死了自己不服輸的性格,更恨死了眼前這個在短時間內就看穿她的弱點,把她辣得几乎要昏厥的社丰臣。 她發誓,有朝一日絕對要買一桶上好的芥末,請他吃一頓芥末大餐! “那些辣椒連‘你’的腦子都辣坏了嗎?一大早就在發呆。”他諷刺著,好不容易站起高大的身子,在窗前伸伸懶腰。 “不是發呆,是思考。”她沒好气地回答,發泄以地整理桌面,卻激起一大片的灰塵,搶得她直咳。 “不用忙著翻什么東西了,這里沒什么值錢的,有值錢的東西也不可能放在這里。”他把花生米一丟,倒了一杯即溶咖啡。 “至少把窗子打開,這個房間悶得像是倉庫。”安嫻走到窗邊,奮力將窗戶拉開。孰料,用力過猛地一撞,紗窗被拆卸下來,筆直地往大樓外落下,下面的行人發出咒罵聲,紛紛爭相走避。 “果然好眼力,一眼就看出這里原本是倉庫。”杜丰臣拍拍手。 安嫻轉過身來,怀疑能否在這個老鼠窩似的房間里待上三個月,她現在熱切地怀念起寬廣的舞台,要是能馬上讓她回去日本,即使要她一晚上連背三本劇本,她都甘之如飴。 “我不應該答應爸爸的。”她用日文喃喃說道。“不要用我們听不懂的話在一邊嘀咕,就算要說我的坏話,也請用國語。” 他拍拍她的肩膀,手勁可是一點都沒有減輕,拍得安嫻几乎扑倒在積著厚厚灰塵的桌面上。 原先捧著電話聊天的女孩總算收線,站起身子晃了過來,手上捏著一張寫滿字句的便條紙。 “喂,老板,情報搜集得差不多了,飯店的服務生說案發的那晚,那個太太跟情夫晚上八點就進去,直到十一點才出來,而醫生推斷的死亡時間是在晚間九點,那件謀殺案不可能是她做的。”女孩叨叨不停地說著,拉過一張板凳跨腿坐好。 莫安嫻的眼睛發亮,津津有味地听著。 在日本偵探劇与漫畫小說盛行,而她從小又是個道地的偵探迷,看遍了“福爾摩斯全集”与“亞森.羅苹”。會答應父親回來一踐賭約,還有一個附加原因是,因為她也很好奇征信社究竟在做些什么? 或許她跟自己情夫串通好,從飯店后門跑出來,動手勒斃之后才又回到飯店。”杜丰臣說著,視線沒有离開“安賢”。 矮小的身材,卻有著倔強的眼神,這個男孩擁有無法估計的勇气,還有探求謎底的求知欲,別的不提,光是昨晚咬著牙干掉半鍋麻辣鍋的气勢,就讓杜丰臣佩服得五体投地。這個小倭寇,說起來還挺合他的脾胃! “凶殺案嗎?”安嫻小心翼翼地問,眼光直往那張便條紙上瞄。 “是啊!”杜丰臣點頭。 “有受害者?” “遭到勒斃,現場遺留一條粗麻繩。”他繼續點頭。 莫安嫻提振精神,清秀的臉上除了嚴肅的表情,還充滿興趣与好奇。“有嫌疑犯嗎?” “据報是那家的主婦跟丈夫不合,吵完一架之后气憤不過,与情夫串通好,拿著粗繩行凶。” 她几乎屏息,雙眸發亮。“嫌犯收押了嗎?“為什么要收押?”女孩不明白地間,靈活的眼睛嵌在小臉上,年輕的表情顯得古靈精怪。 “你們這里的嫌犯都不需要收押的?”安嫻惊訝地問,頭一次与女孩面對面。 久聞台灣的治安糟糕,但是莫安嫻沒有想到,這里的嫌犯竟然都不需要收押,行凶之后還放任其四處游走。 女孩倒抽一口气,像是撿到了什么金銀財寶般惊喜大喊:“哇,帥哥耶!”她湊得更近。 “沒那個必要。”杜丰臣說道,吊足了“他”的胃口后才又開口。“殺了一只狗何必收押?” “狗?”她的臉色變得難看。 “我有說被殺的是個人嗎?”他反問,很是享受耍弄這個正經少年的趣味。 殺千刀的男人!莫安嫻在心中咒罵,要是手中有武士刀,她一定扑過去給這個玩世不恭的男人一“嗨,帥哥帥哥,理我一下。”女孩在她眼前揮手,眼睛里帶著笑。“我叫杜雪繪,這間征信社的首席工讀生,今年十七歲,目前沒有男朋友。”她流利地介紹自己。 “沒有男朋友?昨天你還在排這個星期的約會流程表,嚷著說男朋友太多沒辦法分配時間,怎么這會儿反倒變成沒有男朋友了?”杜丰臣挑起一邊的濃眉,不以為然地看著自己的妹妹。 “那些庸脂俗粉算什么?在看到眼前這位絕世大帥哥的那一秒起,他們就集体被我打入冷宮。”雪繪高興地握著安嫻的手。“‘你’真的好帥,我一定要先把‘你’預約在身邊,几年之后‘你’變成超帥男人時,我就可以好好享用成果。” 安嫻小心地抽回自己的手,目光停留在杜丰臣的身上,那男人還抱著看好戲的眼光,毫不畏懼地回望她。 他會有什么畏懼的事?這么漫不經心,卻又隱含著無窮危險魅力的男人
搗蛋章魚 01-01-200612:51 am#2



是2/8中的1/2
顯示 2 個結果,以上為 1 - 2
1

本討論區的文章 ( 包括轉貼文章 ) 僅代表作者本人或原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對站上會員文章留言之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本站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世界美國 
前頁
觀看歷史您沒有任何瀏覽記錄